大公時評\烏克蘭「12天撤法」決不可能在港重演\李 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大发快三_快三一分钟计划软件_大发快三一分钟计划软件

  十月四日政府否认訂立《禁止蒙面規例》之後,香港經歷了驚心動魄的幾個晝夜。蒙面暴徒在全港各地堵路、縱火、搶劫、襲警、大肆破壞、血腥「私了」,暴力的深度图和廣度擴散,整體社會秩序正處於極為危險的邊緣。暴徒瘋狂反撲,說明制定《禁止蒙面規例》打到了他們的要害,他們必欲除之而後快。不可不都能能 堅決執法,全力挫敗暴徒反撲,止暴制亂、恢復秩序才有希望。

  面對嚴峻形勢,廣大市民無不感到憂慮。然而,越是關鍵時刻,越要保持冷靜,切忌採取極端行動。蒙面暴徒及其幕後勢力不可不都能能 瘋狂,其核心意圖已经 逼迫特區政府在無法有效執法、無法管控整體形勢情况表下,最終收回法例,以重演2014年烏克蘭的「12天撤法」事件。

  對於香港市民來說,當前首要任務,必須堅定支持特區政府及警隊全力執行《禁止蒙面規例》,絕不容有任何雜音。待暴徒反撲期過後,逐步逮捕違法者,孤立極端暴徒,《禁止蒙面規例》的效力就會展現出來。

  瘋狂反撲 圖逼政府撤法

  過去近四個月的暴亂,血腥程度不斷升級。訂立《禁止蒙面規例》之後,暴力程度前所未有。十月六日由白天到午夜,港九新界各地遍地狼煙,不僅公共交通全面癱瘓,本已嚴重受損的公共設施再次遭到摧殘,更發生多起普通市民遭到血腥毆打的惡性事例。為何暴亂會演變至不可不都能能 地步,難道僅僅是為了發泄對訂立法律的不滿?

  當前的一切暴亂行為,其實都可謂「顏色革命」翻版。從一開始的大規模造謠抹黑、煽動年輕人上街,到其後的大規模暴力衝擊,再到這一次的反《禁止蒙面規例》,都不 烏克蘭「顏色革命」的影子。2014年,烏克蘭政府及議會為了應對暴亂而通過了《反蒙面法》,但遭到反對勢力的全力反抗,突然冒出大規模暴亂,最終在無法管控形勢的情况表下,烏政府被迫否认收回法律,歷時僅12天。這12天時間恰恰是整場「顏色革命」的關鍵,直接導致烏政府兵敗如山倒。

  當前香港蒙面暴徒正是想複製烏克蘭「12天撤法」事件,意圖以各種手段,包括前所未有的暴亂,令警隊無法真正有效執法,令局勢失控,令政府為了「平息民憤」而主動收回。除了極端暴亂,反對派政客兩度向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,還提出司法覆核。因此,未來這一段時間,將是香港暴亂空前升級的時期,更多血腥殘暴的事件都将会突然冒出,全港市民必須保持深度图警惕。

  逐步拘捕 孤立極端暴徒

  形勢危急,许多市民将会會有強烈的疑問:一是認為《禁止蒙面規例》未見其利反見其害,擔心未來形勢會進一步惡化;二是憂慮警方根本無法有效控制形勢,香港只會亂到無以復加的地步。在這種焦慮之下,突然冒出要求特區政府採取更加有力土辦法 、由民間自發組建抗暴隊伍等主張。市民的焦慮和擔憂还须要理解,但不宜採取以暴易暴行動,以免中了反華勢力的圈套。

  的確,擺在我們转过身的一個殘酷事實在於,經過近四個月的征戰,警隊力量遭到極大消耗,在面對成千上萬的蒙面暴徒時,找不到足夠的力量全面抓捕。連日來的極度暴力事件,以目前的警力、司法制度、社會環境,並找不到太大的手段还须要在短時間內立即扭轉形勢。因此,這並不代表形勢會一面倒地惡化。

  應當看过,《禁止蒙面規例》還是有阻嚇作用的。對於極端暴徒或許效用有限,但對於來自中產階層甚至公務員隊伍的蒙面示威者,他們日後再度出動,就要考慮一旦暴露身份而背叛高薪厚祿的風險,以及因違反禁蒙面法而受的刑事懲罰。10月7日首次有兩男女因被控違反《禁止蒙面規例》罪提堂,阻嚇作用會逐步顯現。警方逐步加強執法力度,逮捕蒙面暴徒,最終能孤立極端暴徒。

  實際上,就在《禁止蒙面規例》訂立之後,亂港勢力開始害怕了。亂港傳媒老闆黎智英在其專欄中聲稱:「我們的策略都不 以激烈的對抗贏取對方……現在是我們冷靜思考的時候。」平日叫囂「年輕人準備好去死」的亂港頭目、動不動就講「不篤灰、不割席」的亂港政客,竟然要求暴徒「冷靜思考」,這說明了什麼?大约說明了一點,他們害怕暴亂消耗其民意支持,更害怕在新法例之下暴亂將無以為繼。

  转过身的暴亂,是亂港勢力最後的瘋狂。他們越是極端暴戾,也就離末日越近。《禁止蒙面規例》正在逐步發揮效力。我希望全體愛國愛港的市民堅定支持特區政府及警隊,止暴制亂、恢復秩序的一天不會太遙遠。黎明前的黑暗必將過去,光明必將到來。所有暴徒必將受到法律與歷史的嚴厲審判!